啪啪啪 > 社会热点 > 正文
汶川地震女孩兑现承诺当护士:伤疤不是劣势是奖状
来源:啪啪啪娱乐    新闻时间:2018-05-16 13:42    点击量:0
汶川地震女孩兑现承诺当护士:伤疤不是劣势是奖状

  “最勇敢女孩”陈雨秋兑现承诺

  “当护士,像别人救我那样救别人”

陈雨秋如愿成为一名护士。 陈雨秋如愿成为一名护士。

  “雨秋”这个名字,是因为8月6日出生那天立秋,下了一场雨。爸妈希望我生活简简单单,恬静而美好,就像秋天的雨。却没料到,我生命中会经历这么一次重大的灾难。

  地震中,我受了严重的伤,醒来后说:“谢谢叔叔阿姨还有爷爷们,我长大了也要当医生,当护士,救更多的人。”现在,我用十年兑现了当初的承诺。

  一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一生

  2008年5月12日之前,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姑娘,山里的孩子嘛,能读书就读书,到了一定年龄就结婚。找份稳定的工作,走出大山。

  5月8日,家里贷款5万元新修的房子刚建好,砖木结构,一共6间房,有卧室、偏房、柴房,还有养猪的区域。宽敞明亮,爷爷站在新房前乐呵呵地抽了好几口烟,眼里都是对新生活的企盼。

  没想到,几天后新房就变成了一片废墟,还带走了最疼我的爷爷。

  那一天,教学楼也坍塌了,我和同学被压在碎石块下,不能动弹。很疼,我们用小石块割开鞋子,抽出脚,相互鼓励着,唱着歌,不让自己睡着,说好一起出去见父母,互相支撑着,直到被救出。后来我才知道自己伤得那么重。腹部被石块砸中,脾脏破裂,小肠断裂。

  我在病床上呕吐时,吐出了一团黑色的东西,只觉着眼皮很重,想睡觉。这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,某某某截肢了。突然间就清醒了,心里特别难过,不久前我还跟他因为借橡皮擦吵过架,我这个暴脾气,直接把课本扔到他面前。在废墟下,他其实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叫着“脚好疼”。

  医院的叔叔阿姨,哥哥姐姐,还有爷爷们,把我抢救了过来。

  那天,最疼爱我的爷爷却走了。知道这个消息时,感觉天都快塌了,他特别宠爱我,上小学时还可以在他怀里躺着撒娇。

  三个瞬间让我决心和他们一样

  我被送到了什邡第二人民医院。做完手术醒来,看到照顾我的护士躺在泞泥的地上,趁5分钟间隙打了个盹。泥水把她们的白衣服都弄脏了,连一张床都没有。那时还没有联系到我的家人,她们就用本该休息的时间来照顾我。

  给我做手术的张泮林教授,当过志愿军战士,参加过抗美援朝。当时已经75岁,连续两天两夜连台手术,累倒在手术台上。心脏停止跳动1分12秒!被抢救回来后,刚下手术台,又走上救我的手术台。

  他和我爷爷年龄差不多大啊,身形单薄,自己带着病,怎么还那么拼命!

  地震后有几位叔叔,湖北协和医院姚院长和十堰市人民医院王一平院长,一直在帮助我。王叔叔每月给我生活费,中秋节寄月饼,放假后把我接到十堰玩。他把我搂在怀里时,好温暖。

  亲戚朋友给的关爱可能觉得是理所应当,但来自陌生人的关爱,会觉得特别珍惜。

  从此以后我都管张泮林叫爷爷,他跟我已经离开的爷爷一样,无私地爱着我。

  那时候,我对自己说,我也要像他们一样。于是在初中毕业时,毫不犹豫选择了护理专业,进入四川大学附设华西卫生学校。

  珍藏第一顶护士帽

  大一那一年,才知道“5·12”也是国际护士节。对我来说,这个节日比其他人可能意义更大,是我重生的日子。

  那天的授帽仪式,终生难忘,是我第一次戴上真正的护士帽。之前戴的帽子是软软的,而这一顶是挺拔的燕尾帽。

  宣读完南丁格尔誓词,摸着头顶的帽子,心里感到特别神圣和骄傲,好像自己已经是真正的护士了,和那些照顾我的护士姐姐护士阿姨们一样。

  回寝室还戴着,臭美了好久,舍不得取下来。

  它现在还珍藏在家里。

  学医实习一年,和其他专业不同,不但没有收入,还要向医院缴纳实习费。爸妈出去打零工挣钱,爸爸的手都磨破了,但他们百分之百支持我走这条路。

  家乡的房子重建起来了,破损的道路修好了,我也如当年所愿,进入蓥华中心卫生院工作。

  阿姨身上也有一条疤

  我主要负责住院部和门诊部日常理疗护理,做静脉穿刺、雾化吸入这些基本的工作。

  护理工作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。刚进医院不久,就被病人骂哭过。我伤心地哭了一场,跑到休息室把工作服脱掉,心里很委屈:怎么就得不到他们的理解呢。哭完了,抹干眼泪,还是笑嘻嘻地照常回到病房,该干吗干吗。工作五年后,遇到问题更多是找自己的原因。病人很多时候心情比较着急,我早已能够理解。

  有一个小姑娘做完手术,捂着被子哭得厉害。她嚷着说,我的疤好丑。我知道她在害怕什么。于是蹲下来,笑嘻嘻地跟她说,不怕不怕,阿姨身上的疤比你更大呢。她不太相信地望着我。我把衣服掀起来,给她看在地震中留下来的伤疤。十年过去了,伤痕还在,20多厘米长,像肚皮上长出的树根,又像是一条深深的沟壑。

  小姑娘停止了哭泣。我真不觉得身体的疤痕是一个劣势。反而这是一个奖状,一个痕迹,提醒我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都活下来了,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。以前我是个急脾气,现在早已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因为我面对的都是最需要帮助的人。

  像别人救我那样去救别人

  2017年4月,有位采药人被困在一个废弃已久的灰窑井下,还受了伤。院长带人下去,我守在井口做氧气吸入和静脉注射等急救准备。井口年久失修,多处出现裂缝,可能随时会垮塌。

  我怕么?还真的不怕,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。在下面的人更危险,那是一条生命啊。救人是我们的天职,没得说。

  曾经有一位病人,我叫他顾爷爷。刚入院时经常发脾气,医生护士都被他骂过。后来我值夜班时,他经常让老伴送来水果。要转院时,却不肯走,把我的手紧紧拽住,含着眼泪说“你要来看爷爷啊”。有人觉得这是人老了没脾气了,其实这是对我们护理工作的肯定。

  最后顾爷爷又回来了,拉着我说:“闺女,就想看着你,多看几眼,喜欢看你笑的样子。”

  最后顾爷爷心脏骤停,那次抢救刻骨铭心,连家属都说算了,其实也已经达到了医学的极限。但我不愿意放弃,不想他就这么离开。

  就像当年的叔叔阿姨和爷爷们,不愿意放弃我一样。

  听到“谢谢你”最开心

  地震前,我没有规划过自己的人生,走一步算一步。现在我知道了,我的生命就是要拿来服务于病人,不考虑任何回报。

  但事实上,我得到了回报。病人出院时,握着我的手说一句“小陈,谢谢你”,心里就好开心啊。以后在镇上碰面,也会亲热地打招呼,“早上好!小陈你吃饭没有?”

  我很喜欢这个称呼,病人还记得你是最大的回报。去一位老大爷家里做回访,他把家里所有零食都抱出来了,不停给我倒水,拉着我的手不愿放开,心里很温暖。

  原本我有50多天产假,但医院人手不够,于是提前了一个月回来工作。能为医院,为病人们多做一点事,我从心底来说特别乐意。

  离别让我学会了珍惜

  我们班有45个同学,地震中离开了21个。我们幸存下来的人,每年都会回到花果山,那是安葬同学们的地方。每年5·12来临前,总会梦到同学们,其实我并不害怕,只是真的想念他们。

  震后第一次回家,在爷爷的坟前呆了几个小时。感觉他还在房屋的后面,劈柴或者喂猪,还在陪伴着我。要是爷爷看到我现在也做了护士,肯定会为我高兴的。

  工作后,每次远远路过花果山,也都会不由自主地望几眼。我知道每个同学的坟墓在哪个位置,就好像清楚每人坐在教室的哪个位置一样。但更多的不再是伤痛,我们总要乐观地往前看,不是吗?

  延续不断的生命链

  去年我有了宝宝,小名叫可乐,大名叫肖兴楠。楠木树木质坚硬,能存活很久。我希望他像楠木树一样儒雅,生命力顽强。

  生命很奇妙,也是这样延续下去的,像链条一样紧紧相扣。前辈离开,有后辈继承。

  十年前的5月12日,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状态,但得到的东西比失去的多。失去的无法再来,我们唯有珍惜所拥有的,并且更努力、坚定地前行。

  文/特派记者 纪文伶

  图/特派记者 罗伟 邹飞 摄
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
网站企业备案号:粤ICP备17039973号-1
'); })();